阿转小说>穿越历史>复春夜 > 第四十五章
    裴钰要先回趟乡下。

    琉璃还独自住在那里,他也有些事要处理。

    祥麟非要跟着去,他实在拗不过,只好松口应了。马车是皇帝提前安排的,临行前,正好遇上绥安太守新官上任,裴钰远远瞧见一眼,只觉那人样貌颇为眼熟,出城后方才忆起他是宣延二十一年的探花郎,名柴裕,某次还因为上书弹劾贪官而被停职过数把月。

    算不上是熟相识,但也打过几次交道。是个清正廉洁且能力出众的官员。

    “算起来,老夫已有十余年没回过京城了。”

    城墙之上,沈自意抚动白如雪的长胡子缓缓道:“现在到了这把年纪,真是越发思念故土了。”

    元靖昭立于他身侧,望见裴钰将儿子抱上马车,不由心生欢喜,回道:“先帝当年听信佞臣所言,竟将先生逐出京,委实不妥。”

    沈自意顺着皇帝视线往下一看,也瞧见了裴钰和小太子。对方并未与他说过自己与帝王间的纠缠,可沈自意到底是了解他这个学生的,况且也没老到糊涂识事不清的地步,如何能看不出些端倪来?他缓缓道:“老夫倒无大碍……”

    “先生,”元靖昭叹道:“令安他……还是不愿随朕一起回京……”

    “天子私事,老夫本不该多问的。”沈自意收回目光,说:“令安幼时性格乖巧,哪怕裴家人待他不好,他也从未主动与他们有过争斗。老夫与裴国公是旧友,国公将幼子送与我这里认我为师,初见那日,我与令安交谈几番,便知这孩子是个人材,后来他考取功名入朝为官,心怀天下,向来刚正不阿,忧国忧民、清正廉洁,可到头来却落个罪臣之名。陛下要他随您回京,那之后呢,您作何考虑?”

    “朕会还他一个清白。”

    裴钰要先回趟乡下。

    琉璃还独自住在那里,他也有些事要处理。

    祥麟非要跟着去,他实在拗不过,只好松口应了。马车是皇帝提前安排的,临行前,正好遇上绥安太守新官上任,裴钰远远瞧见一眼,只觉那人样貌颇为眼熟,出城后方才忆起他是宣延二十一年的探花郎,名柴裕,某次还因为上书弹劾贪官而被停职过数把月。

    算不上是熟相识,但也打过几次交道。是个清正廉洁且能力出众的官员。

    “算起来,老夫已有十余年没回过京城了。”

    城墙之上,沈自意抚动白如雪的长胡子缓缓道:“现在到了这把年纪,真是越发思念故土了。”

    元靖昭立于他身侧,望见裴钰将儿子抱上马车,不由心生欢喜,回道:“先帝当年听信佞臣所言,竟将先生逐出京,委实不妥。”

    沈自意顺着皇帝视线往下一看,也瞧见了裴钰和小太子。对方并未与他说过自己与帝王间的纠缠,可沈自意到底是了解他这个学生的,况且也没老到糊涂识事不清的地步,如何能看不出些端倪来?他缓缓道:“老夫倒无大碍……”

    “先生,”元靖昭叹道:“令安他……还是不愿随朕一起回京……”

    “天子私事,老夫本不该多问的。”沈自意收回目光,说:“令安幼时性格乖巧,哪怕裴家人待他不好,他也从未主动与他们有过争斗。老夫与裴国公是旧友,国公将幼子送与我这里认我为师,初见那日,我与令安交谈几番,便知这孩子是个人材,后来他考取功名入朝为官,心怀天下,向来刚正不阿,忧国忧民、清正廉洁,可到头来却落个罪臣之名。陛下要他随您回京,那之后呢,您作何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