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转小说>穿越历史>复春夜 > 第八章 朕将会当朝盛世百年,而你只是个被世人唾弃的罪臣
    手中那根火热器物更加硬硕勃发,湿乱韧毛顶着掌心皮肉蹭动,裴钰迷迷糊糊地被那热度烫得一惊,突然就像只被猎人捕到的小兽在斩杀前的濒死求生般挣动起来,低喘着哽咽道,“不要了、不要这个了。把它摘了、摘了它……唔!”

    元靖昭才不会按他的意愿来,撇开那只手后便又蛮横粗暴地顶进了对方身体里。

    刚整根没入便感到那吮含着缅铃的肉隙疯狂抽搐着喷出了一大股热流,直直洒在了冠头上。他咬牙挺动胯部使力猛地往里一撞,缅铃都几乎要被捅进更深处的肉壶里去,铜球凸纹绞磨住宫口软肉,那一瞬疼得裴钰左手在他后脖子上乱抓:“出、出去!”

    皇帝皱眉嘶了一声。他将那条架在臂弯里的仍抖个不停的腿放下来,而后攥紧裴钰两手手腕重重按在了头顶上方的墙壁上,盯着他满是泪水的双眼恶狠狠地说,“再敢挠我把你这只手也废了!”

    裴钰赤裸的身子战栗不止。身高差距让他的脚尖只能勉强够着地,不知是冷还是真被帝王暴劣的性情给吓到了,目光呆滞了片刻后哑声道,“陛下直接处死罪臣便是。何必如此折辱文人……”

    “你想得美!朕偏不让你死。”

    元靖昭酒意还未消,极易被惹怒。他把那两只玉白漂亮的手牢牢按在裴钰头顶,下身骤然开始猛烈耸动起来,边狠力顶撞边愤怒地羞辱对方,“把你锁在这里。每天只能被朕干,给朕泄欲。朕要你看着朕如何统治这江山,看着朕将会当朝盛世百年,而你只是个被世人唾弃的罪臣。”

    粗长肉刃抽出大半又使力狠狠撞入,因疼痛而生理性层层绞紧的嫩肉被硬生生残忍地破开,窄小的肉口吮吸着剧烈震颤的异物,每一次抽插时那脆弱的内里都仿佛都清晰感受到肉根上青筋跳动,似是要把这具清瘦的身体捅穿一般……真的好深、太深了。

    后脑也被青砖磨得发疼,裴钰无意识仰直脖颈,喉咙里抑制不住地发出了含混不清的破碎呻吟。

    那痛苦嘶哑的声音中又夹杂着些许隐忍的快感,刺激得元靖昭抽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噗嗤噗嗤的抽插淫靡水声在安静的房间中接连不断地响起。临了将射,他还刻意低头咬住裴钰颈间喉结,以一个很有压制性的绝对上位者姿势,龟头抵着那道柔软肉隙,马眼松动,终于迟迟在痉挛不止的女穴里释放了出来。

    刚一抽出,便有大量淫液混着浓白精水涌了出来,止不住地顺着双腿内侧往下流。

    手中那根火热器物更加硬硕勃发,湿乱韧毛顶着掌心皮肉蹭动,裴钰迷迷糊糊地被那热度烫得一惊,突然就像只被猎人捕到的小兽在斩杀前的濒死求生般挣动起来,低喘着哽咽道,“不要了、不要这个了。把它摘了、摘了它……唔!”

    元靖昭才不会按他的意愿来,撇开那只手后便又蛮横粗暴地顶进了对方身体里。

    刚整根没入便感到那吮含着缅铃的肉隙疯狂抽搐着喷出了一大股热流,直直洒在了冠头上。他咬牙挺动胯部使力猛地往里一撞,缅铃都几乎要被捅进更深处的肉壶里去,铜球凸纹绞磨住宫口软肉,那一瞬疼得裴钰左手在他后脖子上乱抓:“出、出去!”

    皇帝皱眉嘶了一声。他将那条架在臂弯里的仍抖个不停的腿放下来,而后攥紧裴钰两手手腕重重按在了头顶上方的墙壁上,盯着他满是泪水的双眼恶狠狠地说,“再敢挠我把你这只手也废了!”

    裴钰赤裸的身子战栗不止。身高差距让他的脚尖只能勉强够着地,不知是冷还是真被帝王暴劣的性情给吓到了,目光呆滞了片刻后哑声道,“陛下直接处死罪臣便是。何必如此折辱文人……”

    “你想得美!朕偏不让你死。”

    元靖昭酒意还未消,极易被惹怒。他把那两只玉白漂亮的手牢牢按在裴钰头顶,下身骤然开始猛烈耸动起来,边狠力顶撞边愤怒地羞辱对方,“把你锁在这里。每天只能被朕干,给朕泄欲。朕要你看着朕如何统治这江山,看着朕将会当朝盛世百年,而你只是个被世人唾弃的罪臣。”

    粗长肉刃抽出大半又使力狠狠撞入,因疼痛而生理性层层绞紧的嫩肉被硬生生残忍地破开,窄小的肉口吮吸着剧烈震颤的异物,每一次抽插时那脆弱的内里都仿佛都清晰感受到肉根上青筋跳动,似是要把这具清瘦的身体捅穿一般……真的好深、太深了。

    后脑也被青砖磨得发疼,裴钰无意识仰直脖颈,喉咙里抑制不住地发出了含混不清的破碎呻吟。

    那痛苦嘶哑的声音中又夹杂着些许隐忍的快感,刺激得元靖昭抽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噗嗤噗嗤的抽插淫靡水声在安静的房间中接连不断地响起。临了将射,他还刻意低头咬住裴钰颈间喉结,以一个很有压制性的绝对上位者姿势,龟头抵着那道柔软肉隙,马眼松动,终于迟迟在痉挛不止的女穴里释放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