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转小说>穿越历史>复春夜 > 第三章 你在我父皇床上时,他就没教过你如何做
    “啧、胆子真小。”

    元靖昭轻嗤一声,带茧的两手掌心继而发力扣紧身前人的腰胯在他体内蛮横冲撞。文臣瘦弱的躯体被顶得剧烈发颤,如墨长发披散开来,衬得如雪霜般的背脊愈发嫩。那处玉白的皮肤上,前几日留下的情痕还未消,此时又添上了新的。

    少年帝王举止间恶劣性情很浓。

    他在边关征战多年,奋勇杀敌时分外冷血无情,因而力气也出奇的大。裴钰几番挣脱未成,屁股反而被扇打得通红。耳朵边上红血丝深显,背后那狼崽子还在用牙齿啃,“权力的感觉真好啊。丞相,你说是不是?”

    那粗长性器直直破开柔软脆弱的内里,全然不顾深处还没适应的软肉在死命痉挛着排斥它的进入,火热发亮的肉刃几乎是整根死死地迅猛插到底,而后又抵着那道软隙慢悠悠地研磨,话落便作势要往里顶入。裴钰意识都不太清醒了,然而这一下肚腹里传来的剧痛让他猛地一震,条件反射般挣扎着两手乱抓往前爬,身心都试图摆脱着可怖的性交。

    “不、不要……”

    他哭喘着喃喃摇头,耳畔皇帝说的话根本就听不清楚,断断续续地嘶哑着剧喘,“不要再、不能再进去了……太深……”

    元靖昭才不会搭理他的求饶。那破碎的呻吟声只会让暴虐欲狂增,稍一使力,吮含着他的肉穴就绞得愈发紧,顿时深埋在湿软甬道里的肉棒似乎又胀得更粗。他抽插的动作一顿,生生忍住被吸得想要射精的欲望,伸手将裴钰虚软无力的上半身搂抱起来,而后复又坐到了龙椅上。

    “——啊!”

    这个姿势让肉口抵着的硬硕冠头终于顶入了进去,裴钰哆嗦着赤裸的身体失声喘叫。鬓发全被汗水浸湿,几绺黏湿的发丝贴着发白脸侧,疼痛夹杂着令人惊惧的快感如浪潮一般洗刷过根根神经……太深了。

    他张着唇,左手无意识捂住小腹,平坦的肚皮甚至都被顶出了一处凸起。

    “啧、胆子真小。”

    元靖昭轻嗤一声,带茧的两手掌心继而发力扣紧身前人的腰胯在他体内蛮横冲撞。文臣瘦弱的躯体被顶得剧烈发颤,如墨长发披散开来,衬得如雪霜般的背脊愈发嫩。那处玉白的皮肤上,前几日留下的情痕还未消,此时又添上了新的。

    少年帝王举止间恶劣性情很浓。

    他在边关征战多年,奋勇杀敌时分外冷血无情,因而力气也出奇的大。裴钰几番挣脱未成,屁股反而被扇打得通红。耳朵边上红血丝深显,背后那狼崽子还在用牙齿啃,“权力的感觉真好啊。丞相,你说是不是?”

    那粗长性器直直破开柔软脆弱的内里,全然不顾深处还没适应的软肉在死命痉挛着排斥它的进入,火热发亮的肉刃几乎是整根死死地迅猛插到底,而后又抵着那道软隙慢悠悠地研磨,话落便作势要往里顶入。裴钰意识都不太清醒了,然而这一下肚腹里传来的剧痛让他猛地一震,条件反射般挣扎着两手乱抓往前爬,身心都试图摆脱着可怖的性交。

    “不、不要……”

    他哭喘着喃喃摇头,耳畔皇帝说的话根本就听不清楚,断断续续地嘶哑着剧喘,“不要再、不能再进去了……太深……”

    元靖昭才不会搭理他的求饶。那破碎的呻吟声只会让暴虐欲狂增,稍一使力,吮含着他的肉穴就绞得愈发紧,顿时深埋在湿软甬道里的肉棒似乎又胀得更粗。他抽插的动作一顿,生生忍住被吸得想要射精的欲望,伸手将裴钰虚软无力的上半身搂抱起来,而后复又坐到了龙椅上。

    “——啊!”

    这个姿势让肉口抵着的硬硕冠头终于顶入了进去,裴钰哆嗦着赤裸的身体失声喘叫。鬓发全被汗水浸湿,几绺黏湿的发丝贴着发白脸侧,疼痛夹杂着令人惊惧的快感如浪潮一般洗刷过根根神经……太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