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转小说>穿越历史>复春夜 > 第十一章
    元靖昭离开后许久,裴钰才浑浑噩噩地爬起身。他满眼茫然地伸手摸到自己脖子上被套上的颈带,一动身,那颗挂着的铃铛便叮铃作响。

    旁侧,一条金黄色细软稠布绑在软椅上,绕了几圈后又用几个银环牢牢锁住。

    这长度刚好能让他稍微挪动下身子,但却连轿帘的一分一毫都碰不到。

    裴钰缓缓长呼出口气,而后向后挪动身子靠在了马车角落里。

    穿着乳环的奶尖坠得胸发疼,疼痛中却又夹杂着难忍的瘙痒。亮闪闪的银链晃垂着轻轻摇动,他闭上双眼后仰起头,内心挣扎片刻后,终于还是屈膝分开双腿,左手探下,用掌心圈住了那根半硬着的胀红器物。

    白净的下身体毛稀少,性器温驯趴伏在肉道上方。这几日他总会刻意抚慰自己的男性体征,以此来躲避女穴里愈发猛烈涌起的空虚情欲。可这根本无计于事,湿漉漉的铃口不断泌出汁液,茎身憋得通红肿胀,却是怎么都射不出精来。

    裴钰仰直脖颈,狠下心用指甲抠刮着茎头窄小的肉口。

    小腹处迅速聚集起酸热难堪的快意,他短促地喘着气,泪水溢出眼眶,流进凌乱柔黑的鬓发里。

    撸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动作甚至开始不管不顾疼痛般粗鲁起来。但没有用,他还是无法泄出精。那东西是彻底坏了,完全成了个废物。

    没得到一次完整的满足,下方那道淫贱的肉缝复又饥渴地吐水收缩着渴望被填满。裴钰咬紧牙,再冷淡的性格终是难抵如火般将人炙烤鞭挞的欲热,他自暴自弃地将手指向下移,然后狠狠掐住了两瓣熟红肉唇里面骚浪裸露的阴蒂。整个阴户都仿佛浸在了湿黏淫水中,充血挺立的肉花蕊心肿如红豆。

    圆润饱满的臀部在软椅上失控磨蹭,被掀起的裙摆铺散在屁股下面,骚水汩汩从穴缝中溢出。他把手指狠狠插入,毫无章法地在甬道中乱搅一通,似是要把那个畸形的女穴给生生捅烂般,下体酸痛发烫,酥麻不堪。

    元靖昭离开后许久,裴钰才浑浑噩噩地爬起身。他满眼茫然地伸手摸到自己脖子上被套上的颈带,一动身,那颗挂着的铃铛便叮铃作响。

    旁侧,一条金黄色细软稠布绑在软椅上,绕了几圈后又用几个银环牢牢锁住。

    这长度刚好能让他稍微挪动下身子,但却连轿帘的一分一毫都碰不到。

    裴钰缓缓长呼出口气,而后向后挪动身子靠在了马车角落里。

    穿着乳环的奶尖坠得胸发疼,疼痛中却又夹杂着难忍的瘙痒。亮闪闪的银链晃垂着轻轻摇动,他闭上双眼后仰起头,内心挣扎片刻后,终于还是屈膝分开双腿,左手探下,用掌心圈住了那根半硬着的胀红器物。

    白净的下身体毛稀少,性器温驯趴伏在肉道上方。这几日他总会刻意抚慰自己的男性体征,以此来躲避女穴里愈发猛烈涌起的空虚情欲。可这根本无计于事,湿漉漉的铃口不断泌出汁液,茎身憋得通红肿胀,却是怎么都射不出精来。

    裴钰仰直脖颈,狠下心用指甲抠刮着茎头窄小的肉口。

    小腹处迅速聚集起酸热难堪的快意,他短促地喘着气,泪水溢出眼眶,流进凌乱柔黑的鬓发里。

    撸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动作甚至开始不管不顾疼痛般粗鲁起来。但没有用,他还是无法泄出精。那东西是彻底坏了,完全成了个废物。

    没得到一次完整的满足,下方那道淫贱的肉缝复又饥渴地吐水收缩着渴望被填满。裴钰咬紧牙,再冷淡的性格终是难抵如火般将人炙烤鞭挞的欲热,他自暴自弃地将手指向下移,然后狠狠掐住了两瓣熟红肉唇里面骚浪裸露的阴蒂。整个阴户都仿佛浸在了湿黏淫水中,充血挺立的肉花蕊心肿如红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