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转小说>穿越历史>复春夜 > 第一章 要爬到如此高位,你这身子都不知被多少人玩过了
    傍晚时分雨越下越大。

    这是入秋后迟来的第一场雨,不仅冲散了夏末残存的蒸人般的热意,同时也将晌午那场骇人斩杀留下的血迹清洗了个干净。天牢内外稀红血水流得满地都是,两名狱卒提着铁桶正要进去清扫,一打开牢门,浓重刺鼻的血腥味便扑面而来,呛得人几欲作呕。

    “太可怕了。裴家上上下下六百多口人,竟然在这一天之内,都被杀光了。”

    年纪稍小点的狱卒捂着口鼻,望着阴暗潮冷的牢狱内里不由打了个寒颤,忍不住摇摇头唏嘘道,“现在想想可令人后怕,人的命真贱呐……这新帝的心未免也太狠了些。”

    “古往今来皇位更迭,哪有不死人的?你是没见月初宫变的景象比这还要……”不知是察觉到了什么,年长的狱卒忽然住了口,提起扫帚往身旁人背上使力一拍,“好好干你的活!别乱嚼舌根子。”说着他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小心你的脑袋!”

    “这里哪有人再来……”

    此处牢狱荒废已久,砖墙上蛛网密布,溅着数道喷洒出来的鲜红血痕。雨水浸透的湿泥中杂草丛生,冷风混着秋雨顺着破旧窗口呼呼吹入,狱卒哈着气冷得发颤。蓦地,他听到几声几不可闻的细微响动,顿时整个人都僵住了——狱牢的最深处似乎有道白影。

    细细一听,那诡异的声响正是由白影所发出的。布满铁锈的窗栅被风吹得摇摇欲坠,并不时不发咯吱咯吱的声音。

    “有有有人……不!有鬼!”

    他惊叫着,双手胡乱挥舞,脚底一滑摔了个狗吃屎。另一个人要去扶他,却不料耳边嗖地一声,紧接着一箭擦着耳边飞过,直射在了那人的后心处。

    狱卒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得愣在原地,一时间脑子里空白一片竟忘了要逃离。

    傍晚时分雨越下越大。

    这是入秋后迟来的第一场雨,不仅冲散了夏末残存的蒸人般的热意,同时也将晌午那场骇人斩杀留下的血迹清洗了个干净。天牢内外稀红血水流得满地都是,两名狱卒提着铁桶正要进去清扫,一打开牢门,浓重刺鼻的血腥味便扑面而来,呛得人几欲作呕。

    “太可怕了。裴家上上下下六百多口人,竟然在这一天之内,都被杀光了。”

    年纪稍小点的狱卒捂着口鼻,望着阴暗潮冷的牢狱内里不由打了个寒颤,忍不住摇摇头唏嘘道,“现在想想可令人后怕,人的命真贱呐……这新帝的心未免也太狠了些。”

    “古往今来皇位更迭,哪有不死人的?你是没见月初宫变的景象比这还要……”不知是察觉到了什么,年长的狱卒忽然住了口,提起扫帚往身旁人背上使力一拍,“好好干你的活!别乱嚼舌根子。”说着他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小心你的脑袋!”

    “这里哪有人再来……”

    此处牢狱荒废已久,砖墙上蛛网密布,溅着数道喷洒出来的鲜红血痕。雨水浸透的湿泥中杂草丛生,冷风混着秋雨顺着破旧窗口呼呼吹入,狱卒哈着气冷得发颤。蓦地,他听到几声几不可闻的细微响动,顿时整个人都僵住了——狱牢的最深处似乎有道白影。

    细细一听,那诡异的声响正是由白影所发出的。布满铁锈的窗栅被风吹得摇摇欲坠,并不时不发咯吱咯吱的声音。

    “有有有人……不!有鬼!”

    他惊叫着,双手胡乱挥舞,脚底一滑摔了个狗吃屎。另一个人要去扶他,却不料耳边嗖地一声,紧接着一箭擦着耳边飞过,直射在了那人的后心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