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转小说>穿越历史>复春夜 > 第三十九章
    接连好几天,元靖昭都没在裴钰面前出现。

    第一天,记忆只到十四岁的裴钰还未亲眼见过先帝真容,自然也不认识元靖昭,完全是在看陌生人一般,没有一丝的爱恨情仇,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他警惕性十足地问元靖昭:“你是谁——”

    皇帝忽然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紧接着狼狈地离开了这里。

    裴钰虽然有断断续续地想起来了一些事,但忘尘露解药的副作用不小,在记忆渐渐恢复时也会让人头痛欲裂。他每天的清明时间不足两个时辰,多时都是在沉沉昏睡。没有人知道他再醒来会是在第二日的什么时候,也不知他会记起什么事。

    好在前几日的裴钰尚有着涉世未深的少年习性,对成桂解释他疑问的话语并未产生多大怀疑,应付过后没多久他又会沉睡过去。成桂每天都会给皇帝汇报裴钰的状况,有好几次元靖昭已经来到了永延殿外,却犹豫着始终没有进去。

    拜沈自意为师那时的裴钰、科考中状元那时的裴钰、入朝为仕、升官晋爵、甚至与元宏彦相识相知相恋的裴钰,这些种种,皆没有他元靖昭的参与。

    第五日后,皇帝没再让成桂去永延殿,他不愿再听裴钰问起与先帝有关的事,耳不闻不烦。直到又过了三天,第九日的傍晚,看守在永延殿的侍卫匆匆来报,说裴钰拿刀架在了脖子上非要面见圣上,谁也拦不住。

    元靖昭刚和几位武将议事,喝了不少酒,一进殿门,见到那人后醉意都立刻醒了大半。

    裴钰身上只穿了件单薄的里衣,赤脚站在大殿中,长发散乱,手中握着把匕首,正指着试图接近他的侍卫胡乱挥舞。然而元靖昭的到来并没有使他平静下来,反而愈发闹腾。

    “他哪来的刀?”皇帝紧皱起眉。

    “回皇上。”一名侍卫扑通跪地道:“是臣一时不小心……”

    接连好几天,元靖昭都没在裴钰面前出现。

    第一天,记忆只到十四岁的裴钰还未亲眼见过先帝真容,自然也不认识元靖昭,完全是在看陌生人一般,没有一丝的爱恨情仇,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他警惕性十足地问元靖昭:“你是谁——”

    皇帝忽然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紧接着狼狈地离开了这里。

    裴钰虽然有断断续续地想起来了一些事,但忘尘露解药的副作用不小,在记忆渐渐恢复时也会让人头痛欲裂。他每天的清明时间不足两个时辰,多时都是在沉沉昏睡。没有人知道他再醒来会是在第二日的什么时候,也不知他会记起什么事。

    好在前几日的裴钰尚有着涉世未深的少年习性,对成桂解释他疑问的话语并未产生多大怀疑,应付过后没多久他又会沉睡过去。成桂每天都会给皇帝汇报裴钰的状况,有好几次元靖昭已经来到了永延殿外,却犹豫着始终没有进去。

    拜沈自意为师那时的裴钰、科考中状元那时的裴钰、入朝为仕、升官晋爵、甚至与元宏彦相识相知相恋的裴钰,这些种种,皆没有他元靖昭的参与。

    第五日后,皇帝没再让成桂去永延殿,他不愿再听裴钰问起与先帝有关的事,耳不闻不烦。直到又过了三天,第九日的傍晚,看守在永延殿的侍卫匆匆来报,说裴钰拿刀架在了脖子上非要面见圣上,谁也拦不住。

    元靖昭刚和几位武将议事,喝了不少酒,一进殿门,见到那人后醉意都立刻醒了大半。

    裴钰身上只穿了件单薄的里衣,赤脚站在大殿中,长发散乱,手中握着把匕首,正指着试图接近他的侍卫胡乱挥舞。然而元靖昭的到来并没有使他平静下来,反而愈发闹腾。

    “他哪来的刀?”皇帝紧皱起眉。